请选择要预约的馆址
  • 【《匈奴历史文化陈列》展览】

      匈奴是中国古代北方的重要游牧民族,其诞生的历史摇篮,在今内蒙古自治区大青山一带,是我国第一个建立起国家的边疆民族。从公元前三世纪出现于政治历史舞台起,到公元五世纪消失,前后经历了700年,在中国民族史上曾演出过许多威武雄壮的话剧,对中国历史以及世界历史都产生过重要的影响。匈奴人民在长期的游牧生活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创造出了具有游牧文化特色的民族民俗文化。在大漠南北考古发现的大量珍贵的匈奴遗存再现了匈奴民族的辉煌历史与灿烂的文化。匈奴的历史,是中华民族历史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



    第一单元:匈奴的兴起

      匈奴,最早见于战国时期的《逸周书》、《战国策》。据现有史料记载和考古发掘证实,匈奴人在夏、商、周时期就活跃于蒙古高原,匈奴政权全盛时期,疆域东至辽河,西至阿尔泰,北抵外贝加尔地区,南达长城。匈奴人种,学术界分为蒙古利亚和欧罗巴人种。匈奴是一个游牧性质的军事政权,单于是最高首领,匈奴有官印和简单的司法制度。




    第二单元:匈奴与中原

      匈奴民族的兴起和盛衰与华夏汉族发展关系密切,匈奴属游牧文明,中原属农耕文明。公元前3世纪两种文明发生碰撞,历经数百年,期间有残酷的冲突及摩擦,也有自觉地贸易往来,更有友好的和亲与盟誓;最终,两种文明通过交融、互补、依赖、渗透中完成了物质形态、精神文化及血缘的融合之路,共同构筑了中华文明的坚实基础。



    第三单元:匈奴的经济与文化

      匈奴族于公元前3世纪在大漠南北兴起之时,它的物质文化已开始进入铁器时代,社会的生产力跃进到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匈奴的经济,在原先狩猎业基础上,不仅畜牧业繁盛,而且伴随着少量的农业耕种,推动了手工业、商业、交通各业的发展。匈奴的文化在北方游牧民族中独树一帜,其鲜明特色游牧文化为历代北方少数民族所继承和发扬。




    第四单元:匈奴对后世的影响

      匈奴民族建立了我国北方民族史上第一个游牧政权,在与中原民族的互动过程中,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达到了有机的结合,对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形成有明显的促进作用。匈奴是一个有作为的民族,驰骋纵横于欧亚草原上,起到了连接与传播欧亚文明的作用,著名的丝绸之路的出现,即与匈奴有着密切的关系,对后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中国古代匈奴民族的形成与发展,是草原文明形成与发展历史的重要阶段。匈奴民族所创造的历史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匈奴民族第一次将中国北方蒙古高原的诸民族统一起来,游牧文明得到了形成与发展,对后世的北方各游牧民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与中原的农耕文明交融互动,使得中华文明具有鲜活的生命力。游牧文化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文化格局的形成与发展中起了重要作用,极大地丰富了中华文化内涵。匈奴时期,中原的沙漠丝绸之路与漠北的草原丝绸之路并驾齐驱,相得益彰,使东西文化的交流由此更加通畅。



  • 【《匈奴历史文化陈列》展览】

      匈奴是中国古代北方的重要游牧民族,其诞生的历史摇篮,在今内蒙古自治区大青山一带,是我国第一个建立起国家的边疆民族。从公元前三世纪出现于政治历史舞台起,到公元五世纪消失,前后经历了700年,在中国民族史上曾演出过许多威武雄壮的话剧,对中国历史以及世界历史都产生过重要的影响。匈奴人民在长期的游牧生活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创造出了具有游牧文化特色的民族民俗文化。在大漠南北考古发现的大量珍贵的匈奴遗存再现了匈奴民族的辉煌历史与灿烂的文化。匈奴的历史,是中华民族历史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



    第一单元:匈奴的兴起

      匈奴,最早见于战国时期的《逸周书》、《战国策》。据现有史料记载和考古发掘证实,匈奴人在夏、商、周时期就活跃于蒙古高原,匈奴政权全盛时期,疆域东至辽河,西至阿尔泰,北抵外贝加尔地区,南达长城。匈奴人种,学术界分为蒙古利亚和欧罗巴人种。匈奴是一个游牧性质的军事政权,单于是最高首领,匈奴有官印和简单的司法制度。




    第二单元:匈奴与中原

      匈奴民族的兴起和盛衰与华夏汉族发展关系密切,匈奴属游牧文明,中原属农耕文明。公元前3世纪两种文明发生碰撞,历经数百年,期间有残酷的冲突及摩擦,也有自觉地贸易往来,更有友好的和亲与盟誓;最终,两种文明通过交融、互补、依赖、渗透中完成了物质形态、精神文化及血缘的融合之路,共同构筑了中华文明的坚实基础。



    第三单元:匈奴的经济与文化

      匈奴族于公元前3世纪在大漠南北兴起之时,它的物质文化已开始进入铁器时代,社会的生产力跃进到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匈奴的经济,在原先狩猎业基础上,不仅畜牧业繁盛,而且伴随着少量的农业耕种,推动了手工业、商业、交通各业的发展。匈奴的文化在北方游牧民族中独树一帜,其鲜明特色游牧文化为历代北方少数民族所继承和发扬。




    第四单元:匈奴对后世的影响

      匈奴民族建立了我国北方民族史上第一个游牧政权,在与中原民族的互动过程中,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达到了有机的结合,对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形成有明显的促进作用。匈奴是一个有作为的民族,驰骋纵横于欧亚草原上,起到了连接与传播欧亚文明的作用,著名的丝绸之路的出现,即与匈奴有着密切的关系,对后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中国古代匈奴民族的形成与发展,是草原文明形成与发展历史的重要阶段。匈奴民族所创造的历史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匈奴民族第一次将中国北方蒙古高原的诸民族统一起来,游牧文明得到了形成与发展,对后世的北方各游牧民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与中原的农耕文明交融互动,使得中华文明具有鲜活的生命力。游牧文化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文化格局的形成与发展中起了重要作用,极大地丰富了中华文化内涵。匈奴时期,中原的沙漠丝绸之路与漠北的草原丝绸之路并驾齐驱,相得益彰,使东西文化的交流由此更加通畅。



  • 【《匈奴历史文化陈列》展览】

      匈奴是中国古代北方的重要游牧民族,其诞生的历史摇篮,在今内蒙古自治区大青山一带,是我国第一个建立起国家的边疆民族。从公元前三世纪出现于政治历史舞台起,到公元五世纪消失,前后经历了700年,在中国民族史上曾演出过许多威武雄壮的话剧,对中国历史以及世界历史都产生过重要的影响。匈奴人民在长期的游牧生活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创造出了具有游牧文化特色的民族民俗文化。在大漠南北考古发现的大量珍贵的匈奴遗存再现了匈奴民族的辉煌历史与灿烂的文化。匈奴的历史,是中华民族历史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



    第一单元:匈奴的兴起

      匈奴,最早见于战国时期的《逸周书》、《战国策》。据现有史料记载和考古发掘证实,匈奴人在夏、商、周时期就活跃于蒙古高原,匈奴政权全盛时期,疆域东至辽河,西至阿尔泰,北抵外贝加尔地区,南达长城。匈奴人种,学术界分为蒙古利亚和欧罗巴人种。匈奴是一个游牧性质的军事政权,单于是最高首领,匈奴有官印和简单的司法制度。




    第二单元:匈奴与中原

      匈奴民族的兴起和盛衰与华夏汉族发展关系密切,匈奴属游牧文明,中原属农耕文明。公元前3世纪两种文明发生碰撞,历经数百年,期间有残酷的冲突及摩擦,也有自觉地贸易往来,更有友好的和亲与盟誓;最终,两种文明通过交融、互补、依赖、渗透中完成了物质形态、精神文化及血缘的融合之路,共同构筑了中华文明的坚实基础。



    第三单元:匈奴的经济与文化

      匈奴族于公元前3世纪在大漠南北兴起之时,它的物质文化已开始进入铁器时代,社会的生产力跃进到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匈奴的经济,在原先狩猎业基础上,不仅畜牧业繁盛,而且伴随着少量的农业耕种,推动了手工业、商业、交通各业的发展。匈奴的文化在北方游牧民族中独树一帜,其鲜明特色游牧文化为历代北方少数民族所继承和发扬。




    第四单元:匈奴对后世的影响

      匈奴民族建立了我国北方民族史上第一个游牧政权,在与中原民族的互动过程中,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达到了有机的结合,对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形成有明显的促进作用。匈奴是一个有作为的民族,驰骋纵横于欧亚草原上,起到了连接与传播欧亚文明的作用,著名的丝绸之路的出现,即与匈奴有着密切的关系,对后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中国古代匈奴民族的形成与发展,是草原文明形成与发展历史的重要阶段。匈奴民族所创造的历史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匈奴民族第一次将中国北方蒙古高原的诸民族统一起来,游牧文明得到了形成与发展,对后世的北方各游牧民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与中原的农耕文明交融互动,使得中华文明具有鲜活的生命力。游牧文化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文化格局的形成与发展中起了重要作用,极大地丰富了中华文化内涵。匈奴时期,中原的沙漠丝绸之路与漠北的草原丝绸之路并驾齐驱,相得益彰,使东西文化的交流由此更加通畅。



  • 【《匈奴历史文化陈列》展览】

      匈奴是中国古代北方的重要游牧民族,其诞生的历史摇篮,在今内蒙古自治区大青山一带,是我国第一个建立起国家的边疆民族。从公元前三世纪出现于政治历史舞台起,到公元五世纪消失,前后经历了700年,在中国民族史上曾演出过许多威武雄壮的话剧,对中国历史以及世界历史都产生过重要的影响。匈奴人民在长期的游牧生活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创造出了具有游牧文化特色的民族民俗文化。在大漠南北考古发现的大量珍贵的匈奴遗存再现了匈奴民族的辉煌历史与灿烂的文化。匈奴的历史,是中华民族历史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



    第一单元:匈奴的兴起

      匈奴,最早见于战国时期的《逸周书》、《战国策》。据现有史料记载和考古发掘证实,匈奴人在夏、商、周时期就活跃于蒙古高原,匈奴政权全盛时期,疆域东至辽河,西至阿尔泰,北抵外贝加尔地区,南达长城。匈奴人种,学术界分为蒙古利亚和欧罗巴人种。匈奴是一个游牧性质的军事政权,单于是最高首领,匈奴有官印和简单的司法制度。




    第二单元:匈奴与中原

      匈奴民族的兴起和盛衰与华夏汉族发展关系密切,匈奴属游牧文明,中原属农耕文明。公元前3世纪两种文明发生碰撞,历经数百年,期间有残酷的冲突及摩擦,也有自觉地贸易往来,更有友好的和亲与盟誓;最终,两种文明通过交融、互补、依赖、渗透中完成了物质形态、精神文化及血缘的融合之路,共同构筑了中华文明的坚实基础。



    第三单元:匈奴的经济与文化

      匈奴族于公元前3世纪在大漠南北兴起之时,它的物质文化已开始进入铁器时代,社会的生产力跃进到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匈奴的经济,在原先狩猎业基础上,不仅畜牧业繁盛,而且伴随着少量的农业耕种,推动了手工业、商业、交通各业的发展。匈奴的文化在北方游牧民族中独树一帜,其鲜明特色游牧文化为历代北方少数民族所继承和发扬。




    第四单元:匈奴对后世的影响

      匈奴民族建立了我国北方民族史上第一个游牧政权,在与中原民族的互动过程中,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达到了有机的结合,对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形成有明显的促进作用。匈奴是一个有作为的民族,驰骋纵横于欧亚草原上,起到了连接与传播欧亚文明的作用,著名的丝绸之路的出现,即与匈奴有着密切的关系,对后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中国古代匈奴民族的形成与发展,是草原文明形成与发展历史的重要阶段。匈奴民族所创造的历史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匈奴民族第一次将中国北方蒙古高原的诸民族统一起来,游牧文明得到了形成与发展,对后世的北方各游牧民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与中原的农耕文明交融互动,使得中华文明具有鲜活的生命力。游牧文化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文化格局的形成与发展中起了重要作用,极大地丰富了中华文化内涵。匈奴时期,中原的沙漠丝绸之路与漠北的草原丝绸之路并驾齐驱,相得益彰,使东西文化的交流由此更加通畅。



  • 【《匈奴历史文化陈列》展览】

      匈奴是中国古代北方的重要游牧民族,其诞生的历史摇篮,在今内蒙古自治区大青山一带,是我国第一个建立起国家的边疆民族。从公元前三世纪出现于政治历史舞台起,到公元五世纪消失,前后经历了700年,在中国民族史上曾演出过许多威武雄壮的话剧,对中国历史以及世界历史都产生过重要的影响。匈奴人民在长期的游牧生活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创造出了具有游牧文化特色的民族民俗文化。在大漠南北考古发现的大量珍贵的匈奴遗存再现了匈奴民族的辉煌历史与灿烂的文化。匈奴的历史,是中华民族历史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



    第一单元:匈奴的兴起

      匈奴,最早见于战国时期的《逸周书》、《战国策》。据现有史料记载和考古发掘证实,匈奴人在夏、商、周时期就活跃于蒙古高原,匈奴政权全盛时期,疆域东至辽河,西至阿尔泰,北抵外贝加尔地区,南达长城。匈奴人种,学术界分为蒙古利亚和欧罗巴人种。匈奴是一个游牧性质的军事政权,单于是最高首领,匈奴有官印和简单的司法制度。




    第二单元:匈奴与中原

      匈奴民族的兴起和盛衰与华夏汉族发展关系密切,匈奴属游牧文明,中原属农耕文明。公元前3世纪两种文明发生碰撞,历经数百年,期间有残酷的冲突及摩擦,也有自觉地贸易往来,更有友好的和亲与盟誓;最终,两种文明通过交融、互补、依赖、渗透中完成了物质形态、精神文化及血缘的融合之路,共同构筑了中华文明的坚实基础。



    第三单元:匈奴的经济与文化

      匈奴族于公元前3世纪在大漠南北兴起之时,它的物质文化已开始进入铁器时代,社会的生产力跃进到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匈奴的经济,在原先狩猎业基础上,不仅畜牧业繁盛,而且伴随着少量的农业耕种,推动了手工业、商业、交通各业的发展。匈奴的文化在北方游牧民族中独树一帜,其鲜明特色游牧文化为历代北方少数民族所继承和发扬。




    第四单元:匈奴对后世的影响

      匈奴民族建立了我国北方民族史上第一个游牧政权,在与中原民族的互动过程中,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达到了有机的结合,对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形成有明显的促进作用。匈奴是一个有作为的民族,驰骋纵横于欧亚草原上,起到了连接与传播欧亚文明的作用,著名的丝绸之路的出现,即与匈奴有着密切的关系,对后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中国古代匈奴民族的形成与发展,是草原文明形成与发展历史的重要阶段。匈奴民族所创造的历史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匈奴民族第一次将中国北方蒙古高原的诸民族统一起来,游牧文明得到了形成与发展,对后世的北方各游牧民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与中原的农耕文明交融互动,使得中华文明具有鲜活的生命力。游牧文化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文化格局的形成与发展中起了重要作用,极大地丰富了中华文化内涵。匈奴时期,中原的沙漠丝绸之路与漠北的草原丝绸之路并驾齐驱,相得益彰,使东西文化的交流由此更加通畅。



  • 【《匈奴历史文化陈列》展览】

      匈奴是中国古代北方的重要游牧民族,其诞生的历史摇篮,在今内蒙古自治区大青山一带,是我国第一个建立起国家的边疆民族。从公元前三世纪出现于政治历史舞台起,到公元五世纪消失,前后经历了700年,在中国民族史上曾演出过许多威武雄壮的话剧,对中国历史以及世界历史都产生过重要的影响。匈奴人民在长期的游牧生活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创造出了具有游牧文化特色的民族民俗文化。在大漠南北考古发现的大量珍贵的匈奴遗存再现了匈奴民族的辉煌历史与灿烂的文化。匈奴的历史,是中华民族历史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



    第一单元:匈奴的兴起

      匈奴,最早见于战国时期的《逸周书》、《战国策》。据现有史料记载和考古发掘证实,匈奴人在夏、商、周时期就活跃于蒙古高原,匈奴政权全盛时期,疆域东至辽河,西至阿尔泰,北抵外贝加尔地区,南达长城。匈奴人种,学术界分为蒙古利亚和欧罗巴人种。匈奴是一个游牧性质的军事政权,单于是最高首领,匈奴有官印和简单的司法制度。




    第二单元:匈奴与中原

      匈奴民族的兴起和盛衰与华夏汉族发展关系密切,匈奴属游牧文明,中原属农耕文明。公元前3世纪两种文明发生碰撞,历经数百年,期间有残酷的冲突及摩擦,也有自觉地贸易往来,更有友好的和亲与盟誓;最终,两种文明通过交融、互补、依赖、渗透中完成了物质形态、精神文化及血缘的融合之路,共同构筑了中华文明的坚实基础。



    第三单元:匈奴的经济与文化

      匈奴族于公元前3世纪在大漠南北兴起之时,它的物质文化已开始进入铁器时代,社会的生产力跃进到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匈奴的经济,在原先狩猎业基础上,不仅畜牧业繁盛,而且伴随着少量的农业耕种,推动了手工业、商业、交通各业的发展。匈奴的文化在北方游牧民族中独树一帜,其鲜明特色游牧文化为历代北方少数民族所继承和发扬。




    第四单元:匈奴对后世的影响

      匈奴民族建立了我国北方民族史上第一个游牧政权,在与中原民族的互动过程中,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达到了有机的结合,对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形成有明显的促进作用。匈奴是一个有作为的民族,驰骋纵横于欧亚草原上,起到了连接与传播欧亚文明的作用,著名的丝绸之路的出现,即与匈奴有着密切的关系,对后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中国古代匈奴民族的形成与发展,是草原文明形成与发展历史的重要阶段。匈奴民族所创造的历史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匈奴民族第一次将中国北方蒙古高原的诸民族统一起来,游牧文明得到了形成与发展,对后世的北方各游牧民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与中原的农耕文明交融互动,使得中华文明具有鲜活的生命力。游牧文化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文化格局的形成与发展中起了重要作用,极大地丰富了中华文化内涵。匈奴时期,中原的沙漠丝绸之路与漠北的草原丝绸之路并驾齐驱,相得益彰,使东西文化的交流由此更加通畅。



  • 【《匈奴历史文化陈列》展览】

      匈奴是中国古代北方的重要游牧民族,其诞生的历史摇篮,在今内蒙古自治区大青山一带,是我国第一个建立起国家的边疆民族。从公元前三世纪出现于政治历史舞台起,到公元五世纪消失,前后经历了700年,在中国民族史上曾演出过许多威武雄壮的话剧,对中国历史以及世界历史都产生过重要的影响。匈奴人民在长期的游牧生活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创造出了具有游牧文化特色的民族民俗文化。在大漠南北考古发现的大量珍贵的匈奴遗存再现了匈奴民族的辉煌历史与灿烂的文化。匈奴的历史,是中华民族历史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



    第一单元:匈奴的兴起

      匈奴,最早见于战国时期的《逸周书》、《战国策》。据现有史料记载和考古发掘证实,匈奴人在夏、商、周时期就活跃于蒙古高原,匈奴政权全盛时期,疆域东至辽河,西至阿尔泰,北抵外贝加尔地区,南达长城。匈奴人种,学术界分为蒙古利亚和欧罗巴人种。匈奴是一个游牧性质的军事政权,单于是最高首领,匈奴有官印和简单的司法制度。




    第二单元:匈奴与中原

      匈奴民族的兴起和盛衰与华夏汉族发展关系密切,匈奴属游牧文明,中原属农耕文明。公元前3世纪两种文明发生碰撞,历经数百年,期间有残酷的冲突及摩擦,也有自觉地贸易往来,更有友好的和亲与盟誓;最终,两种文明通过交融、互补、依赖、渗透中完成了物质形态、精神文化及血缘的融合之路,共同构筑了中华文明的坚实基础。



    第三单元:匈奴的经济与文化

      匈奴族于公元前3世纪在大漠南北兴起之时,它的物质文化已开始进入铁器时代,社会的生产力跃进到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匈奴的经济,在原先狩猎业基础上,不仅畜牧业繁盛,而且伴随着少量的农业耕种,推动了手工业、商业、交通各业的发展。匈奴的文化在北方游牧民族中独树一帜,其鲜明特色游牧文化为历代北方少数民族所继承和发扬。




    第四单元:匈奴对后世的影响

      匈奴民族建立了我国北方民族史上第一个游牧政权,在与中原民族的互动过程中,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达到了有机的结合,对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形成有明显的促进作用。匈奴是一个有作为的民族,驰骋纵横于欧亚草原上,起到了连接与传播欧亚文明的作用,著名的丝绸之路的出现,即与匈奴有着密切的关系,对后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中国古代匈奴民族的形成与发展,是草原文明形成与发展历史的重要阶段。匈奴民族所创造的历史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匈奴民族第一次将中国北方蒙古高原的诸民族统一起来,游牧文明得到了形成与发展,对后世的北方各游牧民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与中原的农耕文明交融互动,使得中华文明具有鲜活的生命力。游牧文化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文化格局的形成与发展中起了重要作用,极大地丰富了中华文化内涵。匈奴时期,中原的沙漠丝绸之路与漠北的草原丝绸之路并驾齐驱,相得益彰,使东西文化的交流由此更加通畅。



  • 【《匈奴历史文化陈列》展览】

      匈奴是中国古代北方的重要游牧民族,其诞生的历史摇篮,在今内蒙古自治区大青山一带,是我国第一个建立起国家的边疆民族。从公元前三世纪出现于政治历史舞台起,到公元五世纪消失,前后经历了700年,在中国民族史上曾演出过许多威武雄壮的话剧,对中国历史以及世界历史都产生过重要的影响。匈奴人民在长期的游牧生活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创造出了具有游牧文化特色的民族民俗文化。在大漠南北考古发现的大量珍贵的匈奴遗存再现了匈奴民族的辉煌历史与灿烂的文化。匈奴的历史,是中华民族历史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



    第一单元:匈奴的兴起

      匈奴,最早见于战国时期的《逸周书》、《战国策》。据现有史料记载和考古发掘证实,匈奴人在夏、商、周时期就活跃于蒙古高原,匈奴政权全盛时期,疆域东至辽河,西至阿尔泰,北抵外贝加尔地区,南达长城。匈奴人种,学术界分为蒙古利亚和欧罗巴人种。匈奴是一个游牧性质的军事政权,单于是最高首领,匈奴有官印和简单的司法制度。




    第二单元:匈奴与中原

      匈奴民族的兴起和盛衰与华夏汉族发展关系密切,匈奴属游牧文明,中原属农耕文明。公元前3世纪两种文明发生碰撞,历经数百年,期间有残酷的冲突及摩擦,也有自觉地贸易往来,更有友好的和亲与盟誓;最终,两种文明通过交融、互补、依赖、渗透中完成了物质形态、精神文化及血缘的融合之路,共同构筑了中华文明的坚实基础。



    第三单元:匈奴的经济与文化

      匈奴族于公元前3世纪在大漠南北兴起之时,它的物质文化已开始进入铁器时代,社会的生产力跃进到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匈奴的经济,在原先狩猎业基础上,不仅畜牧业繁盛,而且伴随着少量的农业耕种,推动了手工业、商业、交通各业的发展。匈奴的文化在北方游牧民族中独树一帜,其鲜明特色游牧文化为历代北方少数民族所继承和发扬。




    第四单元:匈奴对后世的影响

      匈奴民族建立了我国北方民族史上第一个游牧政权,在与中原民族的互动过程中,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达到了有机的结合,对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形成有明显的促进作用。匈奴是一个有作为的民族,驰骋纵横于欧亚草原上,起到了连接与传播欧亚文明的作用,著名的丝绸之路的出现,即与匈奴有着密切的关系,对后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中国古代匈奴民族的形成与发展,是草原文明形成与发展历史的重要阶段。匈奴民族所创造的历史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匈奴民族第一次将中国北方蒙古高原的诸民族统一起来,游牧文明得到了形成与发展,对后世的北方各游牧民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与中原的农耕文明交融互动,使得中华文明具有鲜活的生命力。游牧文化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文化格局的形成与发展中起了重要作用,极大地丰富了中华文化内涵。匈奴时期,中原的沙漠丝绸之路与漠北的草原丝绸之路并驾齐驱,相得益彰,使东西文化的交流由此更加通畅。



  • 【《匈奴历史文化陈列》展览】

      匈奴是中国古代北方的重要游牧民族,其诞生的历史摇篮,在今内蒙古自治区大青山一带,是我国第一个建立起国家的边疆民族。从公元前三世纪出现于政治历史舞台起,到公元五世纪消失,前后经历了700年,在中国民族史上曾演出过许多威武雄壮的话剧,对中国历史以及世界历史都产生过重要的影响。匈奴人民在长期的游牧生活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创造出了具有游牧文化特色的民族民俗文化。在大漠南北考古发现的大量珍贵的匈奴遗存再现了匈奴民族的辉煌历史与灿烂的文化。匈奴的历史,是中华民族历史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



    第一单元:匈奴的兴起

      匈奴,最早见于战国时期的《逸周书》、《战国策》。据现有史料记载和考古发掘证实,匈奴人在夏、商、周时期就活跃于蒙古高原,匈奴政权全盛时期,疆域东至辽河,西至阿尔泰,北抵外贝加尔地区,南达长城。匈奴人种,学术界分为蒙古利亚和欧罗巴人种。匈奴是一个游牧性质的军事政权,单于是最高首领,匈奴有官印和简单的司法制度。




    第二单元:匈奴与中原

      匈奴民族的兴起和盛衰与华夏汉族发展关系密切,匈奴属游牧文明,中原属农耕文明。公元前3世纪两种文明发生碰撞,历经数百年,期间有残酷的冲突及摩擦,也有自觉地贸易往来,更有友好的和亲与盟誓;最终,两种文明通过交融、互补、依赖、渗透中完成了物质形态、精神文化及血缘的融合之路,共同构筑了中华文明的坚实基础。



    第三单元:匈奴的经济与文化

      匈奴族于公元前3世纪在大漠南北兴起之时,它的物质文化已开始进入铁器时代,社会的生产力跃进到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匈奴的经济,在原先狩猎业基础上,不仅畜牧业繁盛,而且伴随着少量的农业耕种,推动了手工业、商业、交通各业的发展。匈奴的文化在北方游牧民族中独树一帜,其鲜明特色游牧文化为历代北方少数民族所继承和发扬。




    第四单元:匈奴对后世的影响

      匈奴民族建立了我国北方民族史上第一个游牧政权,在与中原民族的互动过程中,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达到了有机的结合,对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形成有明显的促进作用。匈奴是一个有作为的民族,驰骋纵横于欧亚草原上,起到了连接与传播欧亚文明的作用,著名的丝绸之路的出现,即与匈奴有着密切的关系,对后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中国古代匈奴民族的形成与发展,是草原文明形成与发展历史的重要阶段。匈奴民族所创造的历史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匈奴民族第一次将中国北方蒙古高原的诸民族统一起来,游牧文明得到了形成与发展,对后世的北方各游牧民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与中原的农耕文明交融互动,使得中华文明具有鲜活的生命力。游牧文化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文化格局的形成与发展中起了重要作用,极大地丰富了中华文化内涵。匈奴时期,中原的沙漠丝绸之路与漠北的草原丝绸之路并驾齐驱,相得益彰,使东西文化的交流由此更加通畅。



呼和浩特博物馆

0471-3592545

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新华大街44号

昭君博物院

0471-5150061

呼和浩特市玉泉区209国道

将军衙署博物馆

0471-6901265

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新华大街31号

公主府博物馆

0471-6527433

呼和浩特市新城区通道北路62号

五塔寺博物馆

0471-5972640

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玉泉区五塔寺后街48号

丰州故城博物馆

呼和浩特市赛罕区河西路与林路交叉路口往西约100米

蒙ICP备2021000119号 蒙公网安备 15010202151100号        网站建设   网站地图

呼和浩特博物院|呼和浩特博物馆 |  呼市博物馆 | 呼和浩特公主府 | 清·和硕 恪靖公主府

网站访问量 3250532
收回
展开